WW心

还是想说 爱你们

什么都不想说 交给时间吧!爱你们!😍😍😍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在你身边(二)

有小伙伴喜欢我很开心啊~

(一)的链接戳这里!!!

(二)来啦~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手机拿起又放下,反反复复几次后,KO最终决定先睡了,在家的玄关处留了盏灯。

郝眉和愚公他们一起聚餐,这他知道。而且不是第一次了,玩high了吃美了忘记时间,没准还得灌几瓶酒,就他们宿舍那酒量他也是知道的,算是一个不如一个,醉醺醺的时候在周围开两间房睡一宿再回来,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更何况郝眉之前都打过电话来了,听那意思,感觉又得上头……

 

KO轻叹口气。虽然郝眉宿醉回来后那不舒服的劲自己看了很难受,但他没办法,毕竟他其实是没什么立场去做那些过度的关心,尤其是前不久,郝眉滴流着眼睛问他:“KO,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呀?”的时候,他一口气堵在喉咙里,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虽然他平时话也不多。

 

KO洗漱后,准备休息,进屋前看了眼那只突如其来的小博美,他已经伸着胳膊腿儿,四肢敞得大大的,躺在自己给他拿的小垫子上睡得呼呼噜噜的了。

KO轻笑一声,也真是个心大的,进了陌生人的家,一点警觉也没有,跟某个人一样一样的。

 

此时的郝眉的确在会见周公,睡着前他就想着,没准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个梦呢?!

于是乎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陷入睡眠,无比期待转天一早醒来的那一刻,睁眼,看看自己的手——

卧槽!还是狗爪子!

 

“汪汪汪!”

你妹的你妹的你妹的!!!

 

KO一开门就看到小东西原地跳脚转圈,还不停地叫唤。估摸着饿了吧,KO偏头想了想。开了冰箱瞧瞧,也不知该给小狗吃点啥,于是就先倒了碟牛奶,弄了点面包泡里面,在微波炉转了圈,拿到博美面前。

 

“汪汪汪!”

郝眉表示抗议,这什么鬼!KO你真把我当狗了啊!

 

看着直往后退的小东西KO皱了皱眉,看起来不行啊,想着自己也要去买早饭,不然就顺路去超市里买点狗粮好了。

狗粮,小狗肯定爱吃的吧!

于是当KO拎着早点铺的肉饼和狗粮回家时,果然看到奔向自己小东西两眼放着光。他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

嗯!看来自己是买对了!

 

我靠!不愧是KO,最懂老子!怎么知道老子现在就想吃肉饼!嗯~不错不错!快快快!拿来给老子吃……哎哎哎?怎么越拿越远了?哎哎哎?你等等等等!卧槽!老子不要吃狗粮!

郝眉对着眼前一碟子黑不溜秋的狗粮恨得牙痒痒,连KO那一双含笑的眉眼在他看来都有些可憎了。

55555555555555,KO,不然你把那碟子面包泡奶给我拿回来吧。

 

郝眉欲哭无泪,KO充耳不闻,只把面前的狗粮又往前面推了推,揉了揉它的头,起身去了卫生间。

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里的小东西不见了,盘子里的吃的一点没动。再一转头,发现他不知从哪推来了把小椅子,顺着跳上了厨房的桌子,那个给自己买来吃的肉饼已经下去了一大半。

“你……!”

KO过去一手就把小东西拎了起来。

原本郝眉吃的正欢,没察觉就被腾空揪了起来,吓了一跳,被不小心呛到。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KO见它这样也顾不得生气,手忙脚乱地把它放到地上,轻轻地顺着它的毛。郝眉咳了一会好些了,停下来,“蹭”地转头“怒瞪”。

“汪汪!!”

KO你走路怎么没声呢!吓死小爷我了!

 

在KO眼中自然就是另一幅光景,就见这小东西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嘴边还全是方才吃肉饼沾上的油星子,模样滑稽极了,又可爱极了。惹得KO一下就乐了。

“好吃?”

他伸手又揉了揉它的头,伸手小心地把白毛上粘的油点子擦拭干净,眼睛里盛满笑意。郝眉看见这样的KO不由得愣了,嘴巴大开:

哇哦……没想到KO还会这样笑啊……

看起来,他很喜欢小动物喽~

 

KO看着所剩无几的肉饼无奈摇摇头,干脆开了冰箱拿出原本给博美的面包牛奶打发了一下。吃过早餐,他又照例拿起手机看看,没什么消息或者未接来电,估摸现在还早,那个家伙应该还在呼呼大睡吧。

 

KO放下手机,准备开机码码代码,过一阵致一可能又要有新任务,提前做点准备到时候可以给郝眉减减压。正要回屋,低头瞟见正百无聊赖趴着的博美,心头一动。这小东西昨晚找到自家门口,自己收留一晚,要是没人要的也无所谓,但要是走丢了或许主人正着急,带出去转转没准会有收获。而且,他虽然没养过狗,但也知道,狗似乎是要遛的吧……要每天都带它出去放放风,不然它应该会闷。
KO看了看窗外,是个好天气。

“那个……你,要不要出去玩玩?”

 

郝眉原本正趴在地上生无可恋中。

他觉得自己没辙了,原本开始以为是梦,睡一觉就好了,可是现在,他的愿望算是破灭了。自己睡一觉,依然是一只狗!!!

怎么办啊……

他正哼哼唧唧,上方便飘飘忽忽传来这么一句话:

“你要不要出去玩?”

 

郝眉灵机一动,瞬间就蹦了起来。

 

“汪汪!!!”

要啊!要啊!

对!出去!得去看看昨天自己晕倒的地方!昨天晚上黑灯瞎火又天寒地冻,没时间也没能力看清,现在去瞧瞧,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KO看着脚边冲他摇头晃脑的小博美笑笑,蹲下身将它抱进怀里,裹了大衣,一人一狗出了门。

 

冬日的阳光和煦温暖。KO走到小区的一篇草丛边,屈身将小东西放了下来。

 

郝眉下了地,拔腿就往前跑,他要赶忙去到昨天的地方,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他变成了这么个鬼样子!!!

KO怕它跑没影于是紧紧地跟着,他小跑着在后面,看着前方那一团白茸茸的小东西,小腿一蹬一蹬,尾巴随着奔跑一颤一颤地,在一片绿地上撒欢似的奔跑。

 

KO不自觉地扬了嘴角。这么可爱的小东西,郝眉应该也会喜欢的吧。等他回来,问问他,如果他愿意,又确实没寻到主人,不然就养了吧。

 

郝眉跑到地方已经气喘吁吁,身为人不运动,变成狗体力也不怎样。不过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一头扎进绿化带寻了起来。昨天他就是在这绊倒的,不知道磕到什么晕了过去,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郝眉无头苍蝇般转了好几圈,一无所获。

他不甘心,准备扩大范围,正要开动,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嗯?怎么感觉后面有东西?

他转头一瞧,吓得差点又一头栽倒在绿化带里。

有一只比他至少大两倍的狗在闻他的屁股!

卧槽!!!!!

 

不知是不是变成了狗的原因,郝眉居然有点懂对面那只狗的意思,只见它冲着自己吐舌头还试图要凑上来,活脱脱的一副……

要交配的样子!!!

大姐你要发情别找我啊啊啊啊!!!

 

郝眉往后退一步,那只狗就向前走一步,步步紧逼,似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趋势。郝眉冷汗直流,他估摸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战斗值,觉得现在的自己似乎……打不过啊!!!

这要是让它得逞了……靠!怎么能让它得逞!!!眉哥的一世英名!!!

郝眉这厢还在杂七杂八地想着,只见那母狗一个发力,直接就朝自己扑了过来。

 

卧槽!KO救我!!!


==================


欢迎给我留言!!!本就是随性写的~算是想到哪写到哪~~大家多多支持我会努力开脑洞哒!

我在你身边(一)

随便写着玩,如果喜欢的人多话我继续~



“KO啊,我不回去吃饭了!哦对了还有,我到家也可能会很晚,你不用等我了!”

没等听到对面回复郝眉便挂了电话匆匆回到包厢。

 

“敢怼小爷我!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本事!”

说罢单脚跨上凳子撸起袖子就要对瓶吹,被愚公一把拦下。

“得嘞,眉哥!我服气,我服气还不行吗?你可别这么喝,你要喝倒了还得我把你背回去,完了估计还得对上KO能剜人块肉下来的表情……呵呵,这后果我可承受不来。”

郝眉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干嘛把KO说的那么吓人,他又不会吃了你。”

愚公咧出个诡异里带着凄惨的笑,他是不会吃了我,他会吃了我的文件……

 

郝眉甩手坐了下来,笑道,“那这可是你自己认输的,请客!”

“我说眉哥,你一资产阶级压迫我们无产阶级,害不害臊!”

“不管!”郝眉翘着腿晃着脑,举着筷子又加块排骨,尝罢又放下了,“不好吃。”

猴子也加了块:“我觉得不错啊。”

“你当然觉着不错了,你有的吃就不错了。”一旁的肖奈毒嘴地飘来一句,噎得猴子灌了整杯rio,“人家家里可有位私人专属大厨呢。”

“就是就是,你能比么你!看把我们眉少这舌头惯的,都要反了天了。”愚公附和。

“嫉妒!你们这是赤裸裸的嫉妒!”郝眉舞着筷子控诉,表情是一脸欠揍,“有本事你们也找个这么棒的室友不就得了!”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后异口同声:“我们可找不到。”

郝眉摊手:“那就没办法喽!”

“眉哥,你说,KO对你怎么那么好啊?”愚公漫不经心地试探。

“当然是因为……”郝眉顿了顿,簇起的眉毛一瞬又恢复原状,再抬头时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笑意:

“因为我们是好兄弟嘛!”

 

最终还是愚公哭丧着脸牺牲了钱包,郝眉则对愚公那无声的眼神控诉视而不见,欢天喜地地回家了。

各自散的时候也都十一点多了,郝眉干脆拦了辆出租,在小区门口停了然后插着口袋悠悠然往家里走。小区这会已经没什么人了,安静的很。路灯投着树影,不时还会有只野猫从自己面前蹿过,下一秒又“嗖”地没入草丛。郝眉顺着看过去,发现离自己不远的一处草丛里有动静,细细簌簌的还不小。郝眉脚下不自觉便停住了,犹豫片刻,还是一时好奇往里走,谁知快到地方的时候,脚下不知绊着什么,竟一个踉跄往前倒去,随后一头扎进小区的矮木丛,又不慎凑巧竟碰到块硬邦邦的东西,紧接着,不省人事。

 

再睁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星空,闪闪烁烁的一片。郝眉发了会愣,第一反应是:怎么刚发现,今天的星星,那么亮呢?

恍恍惚惚想起昏倒之前的事,郝眉挣扎着起身,伸手想揉揉自己的脖子……

哎?揉不到?

再试一下……

还是不行,这……

有点不对劲……

他恍恍惚惚地往自己身上看去,只见一团毛茸茸的白。

 

卧槽!什么情况!?

他立即翻了个身伏在地上,浑身僵硬。

郝眉,镇定!你要镇定!

 

他开始尝试着开口说话,结果发出的声音,是一声:“汪!”

 

卧槽卧槽卧槽!

眉哥我变狗了!

 

郝眉用手糊了把脸,哦不,现在应该说是爪子了。强迫自己再次冷静,随后用尽力气,把脑袋往地上磕了过去。

 

疼!!!

不是梦!!!

 

郝眉眼冒金星地爬起,试图往前走两步,然而从两条腿变成四条腿,他还有些不太适应,一不小心左前爪和右后腿就别到了一起,来了个真真正正的狗啃泥。

哎呦卧槽!

心里是这么咆哮的,到了嘴边变成了两声:“汪!”

郝眉欲哭无泪。

这可怎么办?!

 

他又花了大半个小时四下折腾,最终无力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小爷我真的变成狗了!为什么会变成狗?!小爷我做错了什么?!脑子一团糟的郝眉又溜达了一圈,捣腾着四条小腿哒哒哒地跑到小区喷泉池子向下一望。

是一只白白的小博美,眼睛圆溜溜,亮晶晶。

还挺可爱的。郝眉想。

如果它不是自己的话!

 

郝眉爬在喷泉池边思考狗生:好吧,不管是什么原因变成了只狗,也不管以后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当下的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快入冬了,夜里很冷。自己变成狗,衣服不知怎么也不见了,虽然有毛,但也不抗冻啊。刚才沉浸在震惊之中不觉得,其实将近一个小时下来,自己的四只爪子都要冻僵了。眼下必须找地方过夜……

郝眉偏头思考一瞬。要不,先回家吧……不过也不知道KO睡没睡,又让不让自己进门……但不管怎么说,在楼道里也比在外面强吧。

 

决定了便往家里跑,到了楼下,发现自家房子的灯还亮着。

看来KO还没睡!郝眉兴冲冲往楼道里冲,由于身子太小,只能抬着小腿一个一个台阶地往上蹦。爬到自家房门前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扬起狗头看了一眼自家房门,然后亮出爪子:

开挠!

 

房门几乎是瞬间就开了。

 

KO一直坐在大厅里等着郝眉,方才一听到动静,反射性地来开门,结果却是这只歪着脑袋、瞪着黑溜圆眼睛的小博美闯入了视线。原本还在发愣,小东西蹭地就钻进房门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汪!”

 

它支愣着两只小耳朵,尖尖的耳尖一跳一跳。

KO!KO!别把小爷我赶出去啊!555555555555!!!外面冷死了!

 

KO自然是听不到郝眉内心的咆哮,他只看到了抱着自己大腿的小东西,叫唤了两声后歪头吐舌头地朝自己卖萌。

他蹲下,犹豫了一瞬,还是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小东西把自己的大腿抱得更紧了。

 

“汪汪!”

别扔我,别扔我!我让你摸脑袋!KO你可别扔我!

 

小东西十分顺从,甚至往自己的掌心里钻,白白软软的一团,也软了KO的心。他想把这个意外来客抱起来,谁知这小东西抓着自己的裤脚不松爪。KO笑了笑,把门关上,再去抱它,这才松了劲儿。

看来是个机灵的小家伙,外面天冷,不知怎么就寻摸到了这里,刚才见自己不关门以为会把它扔出去……

 

“汪……”

好好好!不愧是KO心地就是好!太好了至少今天不会被冻死了……

郝眉放了心,一直绷着的身子也松懈下来,任由KO抱着,还不自觉往他的臂弯里蹭蹭。

 

KO被小东西的一系列的行为搞得有点措手不及。以前,不论是人或是动物,他都未曾有过太多的亲近。也不是不喜欢,不愿意,只是很多时候,不懂得怎么去表达,最终习惯了独来独往。

这小东西的不认生与热情,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郝眉。

那时的他也是,在电脑的另一侧对自己说:

“我们结成侠侣吧。”

又或者,在大排档,向自己伸出手,笑着道:“我们交换个电话号码吧!”

 

那时自己的心,也好似现在这样,柔软的一塌糊涂。

 

不过……

念及郝眉,KO的眉目微簇在了一起,他看向墙上的挂钟,眉间沟壑又深了一分。

 

已经快两点了。

郝眉还没回来。



不好意思 占个TAG问一个问题

如果要选一种小狗代表大成的话 你们觉得哪个品种最适合?最好说说理由谢谢!

得到好的答案就删!

<K莫>食全食美(5)

微笑宇光:

链接:食全食美(1)   食全食美(2)


           食全食美(3)   食全食美(4)




===========================




郝眉奔到致一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翻滚着小幅度的骚动。十几个脑袋瓜凑在一台电脑前七嘴八舌谈论得热火朝天。


“微微师妹!”还隔着老远郝眉按捺不住举臂高呼:“什么情况?!”


“美人师兄,快过来!”位于中央的贝微微一脸明艳冲他招手。郝眉脚底冒火,从门口一路冲进来,周围人有主动有被动地劈开条道。跟蛇一见缝钻,没几秒就窜到电脑前,眼睛发亮地盯着屏幕。


“KO?!真的是那个KO?这,这确定嘛?!”


“是的!错不了!我们还特意联系了饕食赛务组,查到当初他的报名信息,就是他!消息确凿无疑板上钉钉,这才通知的你!”


“……这么说,我要见到KO了……?”郝眉怔愣着自言自语,诡异地沉默了几秒过后,笑得地动山抖,见人就摇。


“我要见到KO了!!!”


 


“我说眉哥,咱冷静,冷静啊……”愚公和猴子酒在一旁作势拉他,“你这样子别到时候再把人家吓跑喽。”


“那必然不会!我肯定好吃好喝招待,再不然抱住大腿不松手!”


“你有没有点出息!”


“你们懂什么?!”


三个人闹成一团。


 


肖奈和贝微微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笑。


“不过大神,你说,为什么那个鼎鼎大名消失许久的KO,会想来参加我们这个初办的交流会呢?”


“没办法确定,也许是因为无意看到了我们的宣传感了兴趣,毕竟这些工作部门里也一直有在做。也没准也许……”


肖奈冲那边正兴起的郝眉扬了扬下巴,“见不得郝眉受苦受累呢。”


“切,什么啊,他又不认识美人师兄。”


“夫人莫当真,我开玩笑的。”肖奈搂过微微,淡淡一笑。


 


致一里面一派喜气洋洋。的确,这颗重磅炸弹来得正是时候,为他们持久未攻克的难题炸出了个大豁口。肖奈他们立即借以此为突破点,大肆渲染。其实KO并不是上届全国冠军,只不过是A市赛区的预赛海选第一名。但虽如此,却是当时每一位厨者心中的刺。


因为预赛结束后,他便退赛失踪了。由于饕食海选只通过选手呈上的菜品进行判断,为求公平,是只见其菜不见其人,完全由菜品决定一切。评委先前也不知晓所评之物出自何人之手,待到结果公布出来后,那人早就走了,只留下一个名字,因此连他具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更戏剧性的是,由于第一名退赛而顶上的第二名,是全国前三甲。


这便使得流言四起了。卫冕冠军的厨师当然是实至名归,但奈何有这样一不确定因素,自然惹人瞎想,茶余饭后侃天侃地之时,忍不住说上一句。


若是他不退赛呢?


当然事情没有如果,这也只是一句不负责任的戏言。毕竟后续比赛相当严格,煎炒烹炸煮无一不作为评判标准,需得全部精通,此外还对选手刀工,选材,创新等有甚高的要求,哪项短板都会惨遭淘汰,因此他未必真的能闯到最后。不过这带点传奇色彩的小插曲,导致KO的名气比许多前十名的参赛者还大。


 


于是当这个名字出现在美食交流会的名单中,果不其然瞬间吸引了许多各地名家,以上届饕食美食大赛的参赛者为最。而一传十十传百,短短一周之内,竟确定了上百位名厨加入,这还不包括各地的著名美食评论员、博主和记者。


 


郝眉最近依旧很忙,可状态完全不一样。


头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能一口气腾腾腾爬五楼了。……咦?什么鬼……


哎呀,总之就是,一切拨云见日!


 


“老板!再来一碗!”


郝眉舌齿间还衔着块腊肉,晶莹剔透的饱满泰米粘了两粒在嘴角,唇瓣油光泛亮。满满一份腊肉饭已被桌前的人蚕食殆尽,他正毫无自觉地滴流着自己一双炽热的眼睛,在某人看来,就像一只恬不知足的小动物。


空碗接过,两秒后,又是喷香袭来。


 


郝眉要是有尾巴估计早就摇得昏天黑地,碗摆上来,深嗅一气,再次埋头开动。


腊肉是上好的腊肉,以温烟熏的,从里到外都是那股烟熏的特殊味道。一般这种腊肉,先是整块蒸,蒸透了,再切薄片备着,可以用来炒菜。现在则是用来做腊肉饭了,将片好的腊肉和均匀放至米上一起蒸,腊肉的味道顺着就渗进了米中。此外还掺了蜂蜜,融进去后,带了丝丝蜜意点缀。


郝眉情不自禁又自己起身盛了一碗。


 


旁边的人依旧围着围裙,坐在他旁边,一口一口喝着老旧玻璃杯中的白开水,视线寸目不移。


 


“每次来你这我都会吃多。”坐下后,郝眉忍不住说道。


“你太瘦了。”


“只有你那么说,他们啊,前些日子都说我胖了。”郝眉笑笑,毫不在意又往嘴里送一勺米饭,“不过也是,这些日子忙,可能真瘦了些。但马上就好了,过两天交流会开完,一定补回来!哈哈哈哈……”


“嗯。”身边的人对着郝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已经在心里琢磨着做点什么能迅速长肉。


“别啊别啊,我说笑的。”郝眉眉眼弯弯,赶紧扯开话题,“哦,对了,我跟你说哦!我们交流会上啊!会来一个大人物!KO!”


说到最后时,郝眉是压重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强调的。那个名字从嘴中吐出来时,郝眉眼睛里闪着星星。


“嗯。”身旁人抱臂,脸上看不出表情。


“你果然也知道他啊!”郝眉显然跑偏了重点,“那你肯定也知道,他凭着一道里脊瓜丝卷,力压群雄,成功夺得预赛第一,之后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销声匿迹,隐姓埋名,连个面相都没留下。然而这次我就要见到他了!”


 


郝眉话匣子打开,话止不住地往外蹦,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趁他说渴了喝口水的功夫,一道声音问得淡淡的。


“有这么开心么?”


“当然啊!那届比赛恰好我有个远房亲戚是赛务组人员,于是我便托关系去当场务兼评委助理,有幸尝到了那道菜!真的是太……绝了!”


“整盘菜用的完全都是最平常的配料,没有任何稀有食材,但是却能如此搭配出如此美味,而且创意十足,随处一细节都是可圈可点。”


“就好比,他竟将西瓜皮削干净切条腌制,与猪里脊一同卷入所制作的鸡蛋卷中,瓜皮的清香微酸与里脊的滑嫩浓郁在口中所起的化学反应简直可以说是爆炸;再好比鸡蛋卷薄而不腻,内里裹着青椒粒,当时我一尝就只觉得一粒粒都清脆多汁,极为爽口,后来请教了评委才知道他应是舍弃了一般做法,直接将青椒文火上烤,因此食材的原汁原味完全得以保留。”


“至于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最最重要的是,这盘菜的精心程度,从摆盘到选料再到烹饪,任谁看了都会为之感动,太精心了!总之当时吃完我就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一道菜品。可谁知他在公布结果之前就走了,直接退了赛……”


郝眉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但下一秒却又希冀四溢。


“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


 


在郝眉手舞足蹈,边吃边说的过程中,给他做了满满几大碗腊肉饭的人,只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那双一直望向他充满温柔的眼眸和嘴角扬起的笑意,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对于那张面瘫脸,这太难得了!于是郝眉……


“哎?你笑什么?”


搞得人一愣。


郝眉扑闪着自己那双大眼睛,托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他。


盯得人不自觉干咳了一声,“……那个……”


 


恰好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老三啊,愚公啊?我现在在外面吃饭,怎么了?……哦哦哦,好那我马上过去……知道啦!不吃了!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嘿嘿嘿”


一来一往几句话后郝眉挂了电话,拿起衣服起身告别。


“这交流会马上就开始了,致一那边大问题小问题都需要人安排解决,人手又不够,我这两天肯定很忙,估计要住办公室了,就不过来了。上次你不是说也要来交流会吗?我可记得的!到那天,我来找你,一起去啊!”


“嗯。”


郝眉恋恋不舍放下饭碗,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啊……我这两天估计要吃盒饭了……555555……”


 


转天,致一杂志。


“眉哥!你自己点餐啊!也不叫我们!真不够意思!”愚公从外面跑完场地回来,进门手里拎着一兜饭盒。


“啊?我没叫啊?”埋头整理资料的郝眉一脸发蒙。


“那这是谁的?!我刚进门看放前台上的,上面写着给你的啊。”


“等会,我看看。”


郝眉放下手中活,拿过愚公手上的兜子,饭盒刚一打开,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哇靠!眉哥!你在哪点的外卖?!也介绍给我呗!”


寻味而来的同事们蜂拥而上。


 


郝眉有点发愣。


 


“你们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他放下东西,挤出人群。


 


“喂。”


低沉的声音传来,不知为何,郝眉此时听起来,酥麻的感觉从耳廓一路顺着脊椎骨划满全身。


“你,你怎么会有我公司地址?”


“上次你睡在我家,无意看到了你的名片。


其实郝眉第一句想问的不是这个。


“你……你……”郝眉你了半天没你出什么来,因为他的胸腔里又开始咚咚咚地不听使唤。又来!MD,忙完这阵子得去医院瞧瞧。


 


“盒饭你吃不惯。”郝眉没说出什么来,另一边开了口,“昨天的腊肉看你喜欢,我弄了种不一样的做法。”


郝眉怔愣地“嗯”了一句,然后才回神一般,想到说,“不用你那么麻烦的。”


“你喜欢就好。”


听见这话郝眉又开始照着胸口一通乱捶。


 


放下电话后郝眉神色恍惚地飘回办公室,然后发现一群饿狼红着眼看他。


“眉哥啊!你快告诉我你哪点的外卖啊!”愚公跑上来摇他,“太好吃了!”


郝眉如梦初醒,赶忙把饭盒护在怀里。“我的!”


 


“这么说,这就是你天天跑去的那家小摊铺?”听了郝眉的解释后,一群人舔着唇眼巴巴地看着郝眉一勺一勺把腊肉放到嘴里。


“对啊,就是他,所以啊,没有外卖。”郝眉得意地摇头晃脑,又吃了一口。


“哼!小人得志!”愚公愤愤坐到他面前,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记得你说过,他到时候也会来参加咱们的交流会?”


“是的啊!”


“嗯……”愚公摸摸下巴,感叹道,“这么看来应该也未必不是个大神,到时候有好戏看了。”说罢挑眉坏笑地拍着郝眉,“那到时候你是看KO呢,还是照顾这位呢?”


“那当然……都要!”


“嘿!你小子还挺花心!那就预祝眉少用魅力成功将两位都拐回家好了!一个单日子做饭,一个双日子做饭,齐人之福啊!”猴子在一旁窃笑。


“呸呸呸!你俩……咳咳咳……”


郝眉成功呛到了,脸颊通红。


 


只有他自己知道,有那么一部分是心事被戳穿的窘迫。KO不说,但是那个小摊主,他还真有点……


什么呀郝眉!你真该去看病了。


 


 


时间一晃而过,美食交流会的日子就这么到了。站在胡同口的郝眉,西装革履,精神气十足。他不住地看表,表情有些急切。


待到一个身影出现时,立即笑意融融地举起了手臂。


“喂!这边!”




=======================




(看了一天美人的不良人,现在希望离镜快出现……


嗯,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