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心

我在你身边(一)

随便写着玩,如果喜欢的人多话我继续~



“KO啊,我不回去吃饭了!哦对了还有,我到家也可能会很晚,你不用等我了!”

没等听到对面回复郝眉便挂了电话匆匆回到包厢。

 

“敢怼小爷我!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本事!”

说罢单脚跨上凳子撸起袖子就要对瓶吹,被愚公一把拦下。

“得嘞,眉哥!我服气,我服气还不行吗?你可别这么喝,你要喝倒了还得我把你背回去,完了估计还得对上KO能剜人块肉下来的表情……呵呵,这后果我可承受不来。”

郝眉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干嘛把KO说的那么吓人,他又不会吃了你。”

愚公咧出个诡异里带着凄惨的笑,他是不会吃了我,他会吃了我的文件……

 

郝眉甩手坐了下来,笑道,“那这可是你自己认输的,请客!”

“我说眉哥,你一资产阶级压迫我们无产阶级,害不害臊!”

“不管!”郝眉翘着腿晃着脑,举着筷子又加块排骨,尝罢又放下了,“不好吃。”

猴子也加了块:“我觉得不错啊。”

“你当然觉着不错了,你有的吃就不错了。”一旁的肖奈毒嘴地飘来一句,噎得猴子灌了整杯rio,“人家家里可有位私人专属大厨呢。”

“就是就是,你能比么你!看把我们眉少这舌头惯的,都要反了天了。”愚公附和。

“嫉妒!你们这是赤裸裸的嫉妒!”郝眉舞着筷子控诉,表情是一脸欠揍,“有本事你们也找个这么棒的室友不就得了!”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后异口同声:“我们可找不到。”

郝眉摊手:“那就没办法喽!”

“眉哥,你说,KO对你怎么那么好啊?”愚公漫不经心地试探。

“当然是因为……”郝眉顿了顿,簇起的眉毛一瞬又恢复原状,再抬头时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笑意:

“因为我们是好兄弟嘛!”

 

最终还是愚公哭丧着脸牺牲了钱包,郝眉则对愚公那无声的眼神控诉视而不见,欢天喜地地回家了。

各自散的时候也都十一点多了,郝眉干脆拦了辆出租,在小区门口停了然后插着口袋悠悠然往家里走。小区这会已经没什么人了,安静的很。路灯投着树影,不时还会有只野猫从自己面前蹿过,下一秒又“嗖”地没入草丛。郝眉顺着看过去,发现离自己不远的一处草丛里有动静,细细簌簌的还不小。郝眉脚下不自觉便停住了,犹豫片刻,还是一时好奇往里走,谁知快到地方的时候,脚下不知绊着什么,竟一个踉跄往前倒去,随后一头扎进小区的矮木丛,又不慎凑巧竟碰到块硬邦邦的东西,紧接着,不省人事。

 

再睁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星空,闪闪烁烁的一片。郝眉发了会愣,第一反应是:怎么刚发现,今天的星星,那么亮呢?

恍恍惚惚想起昏倒之前的事,郝眉挣扎着起身,伸手想揉揉自己的脖子……

哎?揉不到?

再试一下……

还是不行,这……

有点不对劲……

他恍恍惚惚地往自己身上看去,只见一团毛茸茸的白。

 

卧槽!什么情况!?

他立即翻了个身伏在地上,浑身僵硬。

郝眉,镇定!你要镇定!

 

他开始尝试着开口说话,结果发出的声音,是一声:“汪!”

 

卧槽卧槽卧槽!

眉哥我变狗了!

 

郝眉用手糊了把脸,哦不,现在应该说是爪子了。强迫自己再次冷静,随后用尽力气,把脑袋往地上磕了过去。

 

疼!!!

不是梦!!!

 

郝眉眼冒金星地爬起,试图往前走两步,然而从两条腿变成四条腿,他还有些不太适应,一不小心左前爪和右后腿就别到了一起,来了个真真正正的狗啃泥。

哎呦卧槽!

心里是这么咆哮的,到了嘴边变成了两声:“汪!”

郝眉欲哭无泪。

这可怎么办?!

 

他又花了大半个小时四下折腾,最终无力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小爷我真的变成狗了!为什么会变成狗?!小爷我做错了什么?!脑子一团糟的郝眉又溜达了一圈,捣腾着四条小腿哒哒哒地跑到小区喷泉池子向下一望。

是一只白白的小博美,眼睛圆溜溜,亮晶晶。

还挺可爱的。郝眉想。

如果它不是自己的话!

 

郝眉爬在喷泉池边思考狗生:好吧,不管是什么原因变成了只狗,也不管以后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当下的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快入冬了,夜里很冷。自己变成狗,衣服不知怎么也不见了,虽然有毛,但也不抗冻啊。刚才沉浸在震惊之中不觉得,其实将近一个小时下来,自己的四只爪子都要冻僵了。眼下必须找地方过夜……

郝眉偏头思考一瞬。要不,先回家吧……不过也不知道KO睡没睡,又让不让自己进门……但不管怎么说,在楼道里也比在外面强吧。

 

决定了便往家里跑,到了楼下,发现自家房子的灯还亮着。

看来KO还没睡!郝眉兴冲冲往楼道里冲,由于身子太小,只能抬着小腿一个一个台阶地往上蹦。爬到自家房门前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扬起狗头看了一眼自家房门,然后亮出爪子:

开挠!

 

房门几乎是瞬间就开了。

 

KO一直坐在大厅里等着郝眉,方才一听到动静,反射性地来开门,结果却是这只歪着脑袋、瞪着黑溜圆眼睛的小博美闯入了视线。原本还在发愣,小东西蹭地就钻进房门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汪!”

 

它支愣着两只小耳朵,尖尖的耳尖一跳一跳。

KO!KO!别把小爷我赶出去啊!555555555555!!!外面冷死了!

 

KO自然是听不到郝眉内心的咆哮,他只看到了抱着自己大腿的小东西,叫唤了两声后歪头吐舌头地朝自己卖萌。

他蹲下,犹豫了一瞬,还是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小东西把自己的大腿抱得更紧了。

 

“汪汪!”

别扔我,别扔我!我让你摸脑袋!KO你可别扔我!

 

小东西十分顺从,甚至往自己的掌心里钻,白白软软的一团,也软了KO的心。他想把这个意外来客抱起来,谁知这小东西抓着自己的裤脚不松爪。KO笑了笑,把门关上,再去抱它,这才松了劲儿。

看来是个机灵的小家伙,外面天冷,不知怎么就寻摸到了这里,刚才见自己不关门以为会把它扔出去……

 

“汪……”

好好好!不愧是KO心地就是好!太好了至少今天不会被冻死了……

郝眉放了心,一直绷着的身子也松懈下来,任由KO抱着,还不自觉往他的臂弯里蹭蹭。

 

KO被小东西的一系列的行为搞得有点措手不及。以前,不论是人或是动物,他都未曾有过太多的亲近。也不是不喜欢,不愿意,只是很多时候,不懂得怎么去表达,最终习惯了独来独往。

这小东西的不认生与热情,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郝眉。

那时的他也是,在电脑的另一侧对自己说:

“我们结成侠侣吧。”

又或者,在大排档,向自己伸出手,笑着道:“我们交换个电话号码吧!”

 

那时自己的心,也好似现在这样,柔软的一塌糊涂。

 

不过……

念及郝眉,KO的眉目微簇在了一起,他看向墙上的挂钟,眉间沟壑又深了一分。

 

已经快两点了。

郝眉还没回来。



评论(12)

热度(79)